站内搜索:
悬壶一生 国医泰斗仙逝
日期:[2019-01-11]  版次:[A08]   版名:[城事]   字体:【

邓铁涛研发邓老凉茶、冠心丸、五灵止痛散等,为我国中医药事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

1月10日清晨6时6分,邓铁涛溘然长逝,享年104岁。

邓铁涛,国医泰斗,中医界熠熠生辉的名字,无人不晓。

邓老凉茶、冠心丸、五灵止痛散等,他是研发者; 并将八段锦进一步发展完善,市民对此应并不陌生。

“求经莫泥古,继往开来先。”邓老医疗、教学、科研生涯长达80余年,为中医药学术创新倾注了大量心血,对我国中医药事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邓老也是临床大家,屡起沉疴顽疾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临床奇迹,救人无数。

“一代名医流芳百世,一代名师硕德难量。邓老精神永存,中医学术生生不息。”邓铁涛教授学术经验代表性传承人邱仕君教授写下了这段文字,代表着所有敬邓老、爱邓老的中医人的心声。

【生平简介】

邓铁涛(1916年10月-2019年1月10日),广东省开平市人,中医学家,精心研究中医理论,极力主张“伤寒”“温病”统一辨证论治。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,博士生导师,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常务理事,全国名老中医。2009年7月1日,93岁的邓铁涛教授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卫生部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国家三部委联合评定为“国医大师”并获证书,邓铁涛教授是广东唯一获此殊荣者。

【遗愿】

要将中医传承发展好

“中医出路何在”这个沉重的命题,是邓老心中永恒的情结。

他毕生都将个人命运与中医药事业紧密相连,经历了中医事业的坎坷曲折。为中医药学的继承与发展呕心沥血,魂牵梦系。

邓老的中医梦,始于从医的父亲。1932年,邓老中学未毕业便考入了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,“那个时候就是我中医梦的开始”。没想到,这个中医梦,一开始就是一辈子,从未改变。

1938年,邓铁涛就曾与同学在香港合办了南国新中医学院。邓铁涛说:“感到中医这个宝贝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丢掉。”

他曾上书中央,为中医发展呐喊疾呼、建言献策。

其中,1990年,国家机构改革期间,邓老听说中医药管理局在精简之列,立即牵头组织全国名老中医上书,这就是在中医药界著名的“八老上书”(邓铁涛、方药中、何任、陆志正、焦树德、张琪、步玉如、任继学)。引起中央对中医药事业的高度重视,为加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,进一步成立省、市级中医药管理局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说起邓老对中医药事业的拳拳之心和殷切期望,邓老的学生、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大内科主任吴伟几度哽咽,吴伟对记者透露,邓老弥留之际,多次嘱咐弟子们:“要把中医传承发展好,不然就是历史的罪人。”而这,也是邓老的遗愿。

【理论】

从医疗医学提高到健康医学

中医应如何发挥作用?

“西方经验告诉我们,基于‘已病’的卫生体系,即便富如美国,也支持不了日益增长的天文数字般的医疗开支。”

邓老的弟子、广州中医药大学刘小斌教授昨日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邓铁涛毕生都在推动中医药治未病。他认为,未病先防,既病防变,愈后防复,即“治末病”理念,应当是新医改很重要的一个支柱,在这方面,中医也大有可为。

“我们把世界医学的第一道防线,从医疗医学提高到健康医学。我们的目标不是治病,而是防病,使人人健康。”邓老希望,要培养信中医、用中医、疗效显著的“铁杆中医”。

如何来发展中医?

“如果用西医学的模式来办中医,那是对中医药学执行‘酷刑’。”邓铁涛提出,中医药学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,所以才能持续数千年发展,指导临床实践。若抛开古老的名词,探究其实质,仍然具有崭新、丰富的内涵。他说,中医理论的发展要依靠临床实践。中医之真理在疗效,不在实验研究,是要病人“点头”,而不是靠小白鼠“点头”。

“如果不注重承传,造成断代,意味着中医药被处以死刑。”刘小斌教授还对记者表示,几十年来,邓老在推动中医医、教、研、药各方面,反对以西医的模式为准绳,而主张对中医重新做深入的研究和整改。

【医术】

治疗非典提倡扶正祛邪

甲型流感刚开始时,邓铁涛和同事治疗了30例,平均只用了100多元钱。他们把这个结果送到北京去,有中医问:你们真的没有用西药吗?这让邓老心里戚然。他曾说,现在全国最欠缺的是有真本领的“铁杆”中医。

邓铁涛说,中医当然不仅是养生保健、治未病,中医并不是慢郎中,甚至在抗击传染病也毫不逊色。

2002年末,SARS突袭广东。当时87岁高龄的邓铁涛站出来说,SARS是温病的一种,而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,用中医药可以治好SARS。之后,邓铁涛立马撰写学术文章,以便全国中医介入抗击“非典”时参考。

邹旭2001年正式拜师邓铁涛,他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无感慨地回忆说:“是老师用中医救了我夫人性命。”原来,2003年在省中医院工作的邹旭夫人是第一批感染者。

“别人的方法是杀病毒,他提倡的方法是扶正祛邪,中药注重益气健脾渗湿,结合疏风清热解毒。”邹旭说,用邓老的疗法药方治疗6天后,妻子终于痊愈。邓老也叮嘱其他人,要有充足睡眠,多晒太阳,每天锻炼身体,多出汗,保存体力以预防非典。

临危受命,“非典”期间邓铁涛被任命为中医专家组组长。在他的努力下,当时他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收治了73例SARS病人,取得“零转院”“零死亡”“零感染”的“三个零”的成绩。 

此后10多年,在甲型流感等多次重大病情中,邓老都指导弟子参与救治、制定方案,用实绩为中医赢得声誉,对中医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

【为医】

94岁高龄仍深入病房

在“邓老凉茶”罐上,有一位身穿西服、戴细框眼镜、面带微笑的老人,他就是“国医大师”邓铁涛,这款凉茶的创始人。

邓老还是不少中成药的研发者,尤其擅治心脑血管疾病,研制成功的中成药有“冠心丸”、“五灵止痛散”等。

邓老行医80多年,医术精湛、医德高尚的他,得到广大群众和社会各界的广泛称赞。94岁高龄时,邓老仍深入病房,询问病情,察舌诊脉,辩证处方。

他临床经验丰富、用药独具特色,许多疑难杂症患者经他手得以康复,在重症肌无力、萎缩性胃炎、肝炎、肝硬化、再生障碍性贫血、硬皮病、风湿性心脏病、红斑狼疮等,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,为中医辨证论治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“经过几十年的研究,我感觉在中医学上我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。”89岁时,邓铁涛成为科技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首席科学家。他提出的五脏相关学说是中医基础理论专项的主要研究内容。根据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,邓铁涛提出了从补脾健胃着手对重症肌无力这一个世界难题的研究。40多年过去,邓铁涛及其科研小组治疗重症肌无力病人的有效率达到98.8%,达到世界先进水平。“我说我已经把它(重症肌无力)攻克了,有了经得起考验的社会效益。”

■采写:新快报记者 黎秋玲 通讯员 肖建喜 方宁 张秋霞 ■摄影: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

分享到:
 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(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)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

澳博国际娱乐